当前位置: 首页>>国际交流>>正文
 
国际交流
通知公告
国际交流
我眼中的赞比亚----赴赞比亚大学实习见闻
作者:编辑:王忠海  发布时间:2017-03-09  浏览次数:

 

 

  201724日至227日,在武汉大学健康学院何启强副院长的带领下,健康学院五名本科生(袁帅、陈岩、张芮、虞俊枫、杨旭浩)顺利完成了为期24天的赞比亚大学实习交流项目。

  213日,中国驻赞比亚大使杨优明在使馆会见了健康学院师生代表团,向师生介绍了赞比亚和中赞关系基本情况,赞扬我们选择到赞比亚考察,勉励我们将实地了解到的知识运用到学习中去,毕业后为促进中国和世界公共卫生事业以及中赞、中非友好合作关系发展发挥积极作用。为我们并且提供了参观赞比亚三军总医院(Maina Soko Military Hospital,又称麦纳索科军队医院)和利维姆瓦纳瓦萨医院的珍贵机会。

  214日,由中国驻赞比亚使馆武官孙明、武官助理崔强及第二十批援赞军医组组长王茂鑫等陪同,麦纳索科军队医院院长埃文斯·马尔杨古准将带领我们参观了医院环境,并介绍了医院的建制、人员构成、医疗设备及业务开展等方面的情况。

图一:与麦纳索科军队医院院长、中国驻赞比亚使馆武官孙明、武官助理崔强及第二十批援赞军医组组长王茂鑫合影

  在交流期间,五名本科生加入了赞比亚大学医学院六年级学生的职业卫生与社区诊断实习项目,参观了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医院、社区诊所、铁厂、铜矿、水处理厂、糖厂和屠宰场等社区场所,并且与当地学生到利文斯顿市农产品市场及农村进行问卷调查,还在乡村小学对小学生进行疟疾筛查等体检,深入了解了赞比亚医学教育及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现状,收获颇丰。

图二:与赞比亚小学生合影

图三(1):与赞比亚大学教授及威斯康星州医学院学生合影

图三(2):与赞比亚大学学生合影

 

以下是此行学生的实习见闻:

 

袁帅:“绿洲”偶遇记

图四:预防医学大四本科生袁帅

尽享着天高云低,一天三场雨与晴的宜人气候,不经意间在赞比亚交流学习的一个月就过去了,但不得不承认在这短短的二十多天里,我收获的颇多:朴实热情的非洲情谊、瞥见一二的他国医疗体系、一个国家从上至下的百态,甚至是我意外地对那片土地产生的好感。

由于从未去过非洲,这片从小只能从纪实频道看得到的神秘热情的土地,去之前我的心情很复杂,向往着揭开她神秘的面纱,但是等多地是担心她孕育的疟疾、结核等众多传染性疾病。当飞机落地的那一刻,这所有疑虑和担心便释放了甚多,因为这天蓝云低,好一派高原草原的景致让我看得入迷,我坐在从机场去旅店的中巴中,轻轻地说了一声,对,这就是非洲。

赞比亚的景致有多么招人,雨季气候有多么宜居,我这里就不宜多说,因为只有你去过了才能真正感受到这片土地,这个国家给你带来的惊喜。由于经济的落后,卢萨卡(赞比亚首都)就算是一国之都,它的基础设施、交通等硬性条件远远不能和中国相比,正如驻守在赞比亚三军总医院的军医们说,到这里才算得上是彻彻底底的爱国教育。但是对我来说,它羞涩的经济实力并不能阻止我喜欢上这个国家,这一方热情友好、真心待人的人民。

这一个月内,赞比亚大学医学院六年级学生们带着我们走进了他们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Clinics)、各种工厂、让我们参加他们利文斯顿的实习,对我们的照顾很是周到。怕我们听不懂语言,给我们翻译,怕我们被人欺负,给我们撑腰,怕我们多花钱,给我们磨价。他们对中国很崇拜,喜欢中国的功夫,能如数家珍地枚举出中国所有武打明星,这一点比我这个中国人还强。

赞比亚的景致和风俗总归不是我此行的重点,那么赞比亚的医疗环境和体制到底怎么样?我想结合/她说自身感受细细道来。参观了赞比亚最大的医院(UTH)、三军总医院、中国援建的利维·姆瓦纳瓦萨医院以及大大小小的社区服务中心,总的来说赞国的医疗环境不尽人意。从医院的规模和设备、医药配备、医疗制度、人民健康水平等涉及健康状况的指标来看,由于人口因素、经济以及政治环境和国内大相径庭,如果和国内医疗环境相比虽有失公允,但是却能得到直接的感受。教学医院(UTH)总共的病床数仅仅2000多一点,而国内一般的医院病床数都远远不止这个数量。院内的部门科室算比较齐全,医院的医疗环境以及医疗检测设备,手术设备等等仅相当于国内较大的乡镇卫生院,甚或说不如。彩超对于赞国人民而言已经是全国仅有一两台的高级设备了,其他的如PET-CT等对其显然不能实现。手术室虽说条件简陋,但是基本的设施和流程也是具有的。

相对医疗设备来说,医药和医疗人才却是困扰赞国全国所有医院,阻碍保障人民基本健康的绊脚石。据三军总医院的院长说,由于赞比亚实行的是高收入福利国家实施的免费全民医疗,虽然医院可以提供给当地居民基本的卫生诊疗服务,但是由于国家财政的不足,医院的药物常常处于不足的状态。援赞的中国医生们也说,就算是最基本的药物,医院也不见得能够提供。患者可以在医院做基本的检查,但是药物需要去外面的药房或者药店购买,而这样一来药价往往会比较昂贵,导致一般的人民无法得到医疗帮助。这样全民免费医疗的政策和不相当的财政支持,反而让赞比亚的医疗环境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既不能取消全民免费医疗(政治原因),也不能实则改善人民健康水平。至于医疗人才,院长表示这是最令他困扰的事情,也是现在医院遇到的难题。在当地医生很令人尊敬,患者很愿意遵循医嘱,医患关系很融洽。这一点对比国内医患关系的现状,赞比亚这一点很是值得国内学习。由于医生的收入较高,医疗人才的缺失,赞比亚学习最好的学生往往都是医学生,但是这为数不多的新鲜血液仍不能解决赞国所面临的医护人员稀缺的难题。

所有的医疗资源对一个国家所有人民的健康状况会造成直接影响。至于赞国人民的健康状况,毋庸置疑,不太理想。如今的人均寿命才50岁,艾滋病为代表的性传播疾病、疟疾、肺炎、结核等传染性疾病(CDs)是这个国家的主要疾病负担。官方数据显示,HIV感染率为30%以上,但是医院的医生却认为实际感染率远远超过50%。艾滋病在赞比亚如此猖獗,不仅和医疗条件相关,更是一个社会性的难题,如酗酒、多伴性行为、一夫多妻制、个人隐私保密等等因素相关。虽然赞国肥胖、超重人群不如发达国家那么常见,但是通过收集和分析当地卫生服务中心的数据可以窥见,常见慢性非传染性疾病(NCDs)也即将成为困扰赞国的问题之一,如高血压、糖尿病等。通过观察当地的饮食习惯,少食绿叶蔬菜过多摄入肉食可能是其原因之一。

 

图五:和赞比亚孩子们在一起

虽然以上都是对于赞国医疗条件和成果的负向展示,但是赞国医疗也有值得我国学习的地方,如对病人的人文关怀和医院对社会因素较高的重视程度。在赞比亚大学附属医院(UTH)中,医院专门设有处理妇女儿童虐待的机构,对有该问题的儿童和妇女提供心理咨询和指导,同时也对少数弱势群体也有帮扶,如设有自闭症儿童康复室等等。同时,据援赞医生说,赞比亚医院血液中心对于艾滋的检测速度是国内的两倍,且血液处理和检测的体制和程序也相当健全。

这短短的一个月,却给了我一生都无法磨灭的感受。由于篇幅受限,赞比亚的经济、社会、习俗、起居问题,我就不一一道来,若想知晓,作者也愿意私下与君分享。最后,祝福赞国越来越好,中赞关系地久天长!

 

陈岩:神秘卢萨卡之约

图六:全球健康学大四本科生陈岩

很幸运在本科即将毕业的尾巴上,申请并通过了选拨面试,成为我们院与赞比亚大学医学院合作交流项目的首批学生之一,在2月赴赞比亚大学学习交流一个月。未踏上这块大陆之前,对于赞比亚这个国家,甚至整个非洲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极其神秘而又未知的地方,因此整个寒假也一直在查阅相关资料和书籍,了解了一些相关的信息,但仍然对即将要去的地方和一个月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经过合计约17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在当地时间24日下午抵达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初到赞比亚,因为长途奔波,气候差异,对新环境的不适应,我们几个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感冒,腹泻等问题,好在来之前准备工作做得比较足,大家都随身带了一些常用的药品,慢慢的都克服了下来。我们参加的项目主要是加入到赞比亚大学医学院一个大六的班级(七年制,29名当地学生)Industrial Medcine & Community Based Education Programmes中,一个月的实习活动安排主要涉及去赞比亚当地的医院,学校,基层社区诊所,铅矿,糖加工厂,钢铁工厂,自来水厂和污水处理厂等去了解有关卫生系统特点及医院管理,职业卫生,环境卫生,食品安全,饮食营养,传染病防治等公卫热点领域以及人群现场的集市调查和家庭调查。很幸运的是这次也有三位来自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医学院的本科生来赞比亚大学医学院交流,因此我们每次都一起活动。他们的英语很流利思维也很活跃,我们互相也会就中美赞三国的医疗卫生系统方方面面的差异做对比,每天的讨论都有了不同肤色不同文化不同思维的碰撞。此外,寒假我看了一些抗生素合理使用相关的文献,设计了一个针对赞比亚大学生的抗生素基本知识,态度,行为(KAP)问卷,经我的导师黎浩副教授指导修改后,在赞比亚大学生中收集了近600份问卷带回国,然后在导师的指导下统计分析来书写我的本科生毕业论文。

除开赞比亚大学安排的活动,我们还在中国驻赞比亚大使馆提供的帮助下参观了大使馆以及有中国援赞军医组的赞比亚麦纳索科军事医院,和有中国援赞医疗队的Levy Mwanawasa General Hospital,这是一所胡锦涛时代中国援助建设的综合性医院,通过对赞比亚医疗系统的走访了解,以及医院管理人员的介绍,我们发现了很多赞比亚医疗系统不同于国内的地方。比如赞比亚去医院就医是不收费的由政府买单,整个国家实行全民免费医疗,药品和医疗器械很大一部分来自一些非政府组织或者基金会捐赠的,比如USAID, WHO, UKAID, 盖茨梅琳达基金会等,剩下的药品多由政府统一从欧洲,印度等地区收购,由于政府财力有限,因此缺医少药事件在赞比亚各级医院时有发生,这也是困扰赞比亚医疗条件改善的一个挑战。此外赞比亚的医生收入很高,并且其医患关系很融洽,医闹事件很罕见。

全球健康是指以促进全人类健康,保障健康公平为宗旨,关注跨国界和区域的健康问题,促进健康科学领域内部和外部的多学科合作的一门科学和艺术。作为一名全球健康的学生,一个月交流活动的收获是巨大的,在那里的所见所闻,让我对全球健康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我相信非洲大陆一定是全球健康学科未来发展的一片热土,而这个项目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全球健康学科也是一个很有希望的朝阳学科。

 

张芮:非洲,亟待提高的公共卫生

 

图七:预防医学大二本科生张芮

听到非洲二字,脑海中显现出来的是“战乱” 饥荒“贫穷” “疾病”。而这个也是我第一次听到本次项目时,第一时间在大脑中盘旋的想法。终于,带着好奇与激动,揣着不安与思索,甚至内心深处还有一丝丝恐惧。我们的飞机着陆了,到达了这个位于非洲中部的,人口只有六千余万人的小国家——赞比亚,它的首都是卢萨卡,看着随着飞机缓缓移动的机场。“小”是我对赞比亚的第一感觉,小小的机场或许只有武汉机场的八分之一个大,只有一个航站楼,只有一个登机口,前方的水泥砌成的航站楼给了我赞比亚最真实的实感。意料之中却又是意料之外,虽然小但五脏俱全,并没有非洲传说那样穷得啥也没有。

过安检,出机场,在驻赞比亚大使馆的陈老师的安排下上了车,聊天中,才知道当地机场是每天只有三趟机场大巴,其余的时候只能坐出租的,而出租的价格又贵得离谱。所以出行不便是当地的一个问题。

走在路上,人烟稀少,左右两侧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和灌木,还有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蓝天,与慵懒挂着的满天白云,从远到近,层层叠叠。天,云,草,木构成一幅不能用语言形容的绝美画卷。“美到窒息的天空”是我对赞比亚的第二印象,突然觉得爱上了这个国家。都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在如此美丽天空下的人民,想必也是淳朴美丽的。

我们的住所在大使馆区域,总体上说住宿环境还是不错的。之后则是开始了我们紧张充实的交流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地生活几天,每次走在当地的街道上时常看到生活垃圾被散乱地丢在行道两侧,还有很多碎酒瓶,我带着国内养成的自己的垃圾总会拿着找到垃圾桶再丢的习惯,感到深不适应,很多时候出门的垃圾得一路带着回来才有地儿丢。还有当地学生坐车,总是会把垃圾留在车上,尽管不理解,但出于礼仪,我并没有提出异议。这个“疑案”一直困扰了我很久,直到后来,一次和当地学生交谈过程中,我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他们才告诉我,原来本地政府是未在当地设置垃圾桶的,这也导致了,垃圾遍地,生活用水治理不良的问题。“基础建设亟待提高”这是我对赞比亚的第三印象。

我们的交流项目是丰富而又落于实处的,我们有参观当地最大的医院UPH与各个科室医师进行交流;也有下到地方到医院下设的解决偏远地区医疗问题的简陋诊所实习;也有带着工程帽下到炼钢车间,看当地工人的最真实的公共卫生环境;还有长途跋涉,四个小时车程到锰矿场去实地观察;到自来水厂看当地的污水回收治理,自来水及净化投放;甚至到另一个城市Livingston去看乡村的赞比亚是什么样子,以及参观世界第二大瀑布维多利亚瀑布的壮观。

篇幅有限,不能把整体感受详尽的写在文中,但我想分享两个在赞比亚,或许一辈子也难以忘却的瞬间。

第一经历,是到达第4日,我们要下到乡村诊所chawama时看到的,当时我们参观完传染科,来到妇产科,一个100平米不到的小建筑里,昏暗,拥挤,浑浊的空气因为长期的不良通风甚至有些呛鼻,但你永远也无法想象,在这样的环境下,五六十个挺着大肚子的准妈妈,一个挨着一个,挤在一起,当你我进入他们的空间时,那一双双眼睛看着我时,我感受到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沉重,是一种觉悟,决定竭尽所学去帮助,去提高公共卫生设施,能让情况因为自己的努力而能产生一点点改变的决心。

第二个瞬间,是在到达Livingston,我们在一个当地的小集市做市场调查时,当有一个问题是问到商贩收入时,那个穿着质朴,热情的老人家告诉我们每天只赚10个卡瓦差(当地货币比例是1.4:1)我拿着手上15卡瓦差的饮料时,从未感到生命如此沉重,而眼前的老人却要依靠每天10卡瓦差养活一家,生活艰辛可想而知。

时间是短暂的,很快为期一个月的项目就结束了,时间虽短,收获却是巨大的,我认为本次项目不但能够增长学生的专业技能和职业眼界,更重要的是,能对学生人生观,价值观,以及职业觉悟有着正面的,积极的,巨大的影响。

别了,赞比亚,别了,卢萨卡。

我相信在那个蓝天白云下,心地善良,为人和善,热情好客的民族会用自己的双手建设出一个美好,充满光明的未来。

 

虞俊枫:特别的二月

 

图八:全球健康学大二本科生虞俊枫

今年的二月对于我来说注定是尤为特别的一个月。有幸获得赞比亚大学寒假交流机会的我,在二月初踏上了遥远的非洲大陆,开始了我为期一个月的交流生活。

赞比亚位于中部非洲。这是一个安定和平的国家,自从1964年从殖民者手中独立以来基本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争,就连国家的独立都是基本通过和平手段取得的。在这里生活一个月,其中一大体会就是赞比亚人民的友好。走在路上随处可见的笑容和来自陌生人热情的问好,无不展现着这个国家质朴善良的民风。这里的生活节奏很慢,即便是在国家的首都,人们也不慌不忙的过着日子,细细品味生活中的美好。也因为如此,这里居民的生活幸福感很高。即便日子过得贫穷,也总能因为生活中一点点美好的小事而自得其乐。虽然物质生活贫乏,他们却有着令人羡慕的精神生活。

在赞比亚的一个月交流生活,我们按照赞比亚大学的安排,跟随他们医学院临床专业六年级的学生进行了为期三个星期的实习参观学习。前两周的主题是职业卫生,主要是参观位于赞比亚首都卢萨卡的钢铁厂,铅矿,自来水厂,糖厂等。直观的感受这些工厂工人们的工作环境。并通过工人的介绍,了解了赞比亚这些工厂的工作流程。这些信息对于职业卫生和职业病而言十分重要,只有亲身考察了工人的工作环境,熟悉工作流程,才能知道其中潜在的风险,进而对症下药,起到预防职业病或者环境治理的作用。最后一个星期,我们来到了利文斯顿,这是赞比亚最大的旅游城市,以坐落于此的世界第二大瀑布维多利亚瀑布闻名于世。在利文斯顿,我们和赞比亚大学学生们一同在当地市场做问卷调查,进到当地农村做面对面口头访问,给当地小学学生做卫生检查。除此之外,在校方的安排下我们还参观了赞比亚最大的医院UTH,也去到了下级诊所做疾病数据统计,还通过大使馆的帮助,参观了赞比亚的三军总医院。这些活动让我们对在赞比亚的基础医疗状况、医疗制度和疾病负担有了基本的了解。这一次赞比亚交流之行一方面让我“看到了”真实的赞比亚,另一方面让我们有机会将赞比亚的医疗制度、疾病负担、职业卫生等方面与中国进行对比研究。这一点对于我们全球健康学生来说尤为重要。

最后还有一点想提的是赞比亚大学的教学模式。他们让学生走出教室,亲身体验和直观感受各个工厂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流程。让学生在市场农村发问卷、做面对面访谈工作。在我看来,这种亲身经历给人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带来的感受也比在教室中PPT中单调的文字、图片丰富和深刻。或许,这便是其中一个我们需要向他们学习的地方。

 

 

杨旭浩:Zambia is rising

 

图九:全球健康学大二本科生:杨旭浩

I am Syholis Young, an undergraduate student from School of Health Sciences, Wuhan University, China. This is my second year in Global Health Program. It is not easy to meet each other in such a big world. What an amazing chance that I had visited Zambia as an exchange student. And I had successfully participated in the “Industrial Medicine & Community Based Education Programmes” organized by the Department of Community and Family Medicine, School of Medicine, the University of Zambia from 4th to 27th February.  

 

Every day I woke up and saw the blue sky, walked down on the peaceful road and happened to say hi to the unfamiliar passersby in Lusaka, I felt joyful to embrace all the uncertainty and new experience and appreciate the human nature of the gentle and ordinal side.

 

When I realized how the time passed, I found Zambia had totally changed my naive stereotype of Africa, an Africa very different from the Africa that normally hear about of death, poverty and disease. And every person I met became more and more genial and valuable, especially after I got a feeling that I am leaving Zambia and my dear new brotherly friends soon and have to face the tedious textbooks and papers the next coming days.

 

Before I left Lusaka, I got a new Zambia name, Chimwemwe, which means happiness and joy. How fantastic the name the students in Ridgeway campus gave me. Life was so tough that there were no more honors that could be able to share happiness and peace with others. It made every day went by became precious.

 

I want to sincerely express appreciation for everyone in Ridgeway campus treating us so friendly, having patience to talk with us and giving us many assistants, which made us never feel lonely and boring. Thanks for Sondashi, Joel and Tedy and other lovely friends always cared about us, protected us, helped us very nicely, which made us so comfortable and enjoyable these days. And Thanks for Mr. Chisoso leading us to join in the meaningful field trip. We have seen different aspects of Zambia and learned a lot.

 

图十:传授非洲孩子基本公共卫生知识

I have visited the labs, Chawama clinic with Patel and Caleb, did market survey with Patricia, rural and school survey with Sondashi, etc. These are very special chances to see unmet health equipments, tough proverty and disease problems in person.

 

As we all known, Zambia remains a high disease burdened country. The disease burden has continued to be high, causing significant pressure on the national health system. The situation is further compounded by the high levels of unemployment and poverty, the devastating impact of malaria, HIV&AID and other epidemics, and critical shortages and uneven distribution of health workers, which have continued to significantly impact on the standards of health of the population, the disadvantage of rural communities; weaknesses in the supply of drugs and other medical items; inappropriateness of some infrastructures and equipment, and maintenance issues.

 

Nowadays, in an uncertain global environment, commodity prices have fallen. Many of the economies including Zambia are still commodity driven, and therefore their development performance has slipped, which may incur a number of challenges on health system and contribute to inequities in various areas.

 

The truth is that almost all the health systems, including China, they start out broken and unimplemented, but they can be transformed by fierce effort and commitment. I am glad that the issue is clearly identified by the government and corrective actions are being taken along parallel policies aimed at rebalancing health workforces in these underserved areas. Conditions of health facilities are improving. Previous water and sanitation concerns are almost solved now.

 

The existing health policies in Zambia are modelled along the national health vision of “equity of access to assured, cost-effective and affordable health services, as close to the family as possible”. I am firmly believing Zambia is rising and definitely can make a big progress in the future.

 

In the end, I want to share my shallow insight.

 

I agree that one person should maximize the life density in his or her limited time. Creation, labor, perfection, knowledge, and love, to the distance and going further, these are the energy and persistence that can conquer all things. Learning the global health, I am so exciting to perform the classical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from public hygiene and disease prevention to health promotion. Of course, I’m encouraging to see people's passion, dedication and pursuit here. Staying a health status and take on 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is a precious opportunity. If can make practice, it is even more rare. I hope in the future, I can finish further education and be qualified to come back to Zambia and work together and do some researches with you. I believe we can be moved not only to care about global poverty and health but to actually try to do our part to stop the suffering.

 

Behind every beautiful thing, there’s some kind of pain. Behind the pain of Zambia, there’s always some kind of clue of glamour and prosperity. 

Copyright 2014-2016 武汉大学健康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Tel/Fax :(86)027-68758648